红色小说 > 科幻小说 > 小说世子太凶猛:闯相府抢姑娘 > 第590章 萧漪出发了

杨束在书架上挑了挑,取出了诗经。
翻开一看,但凡寓意好的词都被杨束圈了起来。
“这本看过了。”
杨束放了回去,又挑了一本。
先前就一个,现在加了一个,这名字,肯定要再备些。
光想着,杨束就压不住嘴角的弧度。
但很快,他就笑不出来了。
“你说什么!”杨束从椅子上弹跳起来。
牌九眼观鼻,“皇上,清河郡主已经出发了。”
“她觉得两国联姻可行,特来会宁,同您培养感情。”
“可行哪里可行了!”杨束一巴掌拍在桌子上,“朕不答应!”
“多大的年纪了!”
“居然还想啃朕这颗嫩草!”
牌九偷偷抬起眼,看了眼杨束,到底没敢说是他们先主动的。
“让她回去!”
“朕忙的很,没空接待她!”
“皇上,事情已经在萧国传开了……”
杨束表情僵住,“她肯定是疯了!”
“不对,是朕疯了,居然听了许靖州的馊主意!”
“去把许靖州叫过来!”
“雍川县令张户买卖-长枪,他都不知道,一天到晚巡察个什么玩意!”
“臣这便去刺史府!”牌九脚步飞快,皇上情绪明显失控了啊,再待下去,搞不好就被拖去了练武场。
他的身板哪有方壮壮实。
许靖州是在大桥边,被牌九拉到帝王宫的。
“出何事了”
许靖州不着痕迹的扫了眼周围,压低声问牌九。
“你去了书房就知道了。”
牌九捏了捏许靖州的胳膊,给了他一个保重的眼神。
许靖州蹙眉,他最近没往杨束跟前凑啊,总不能无缘无故拿他发泄。
“臣……”
“啪!”
茶盏在许靖州脚边粉碎,杨束咆哮:“张户买卖-长枪,你为何不提前告知朕!”
“朕若知道,必不会给他!”
“长枪又怎会丢失!”
许靖州一脸懵逼的看杨束,这也能扯上他
真就没人出气了
“皇上,臣……”
“闭嘴!”
杨束拉扯许靖州的领口,将他往案桌上推,“萧漪要来会宁,带着她那个出生不久的小崽子。”
“说是要跟朕培养感情。”
“大舅兄,你怎么看”杨束目光落在许靖州喉咙上,笑的温和。
许靖州微愣,“假消息吧。”
“朕这里,有假消息”
杨束一拳砸在桌上,掀了砚台。
许靖州眼珠子转了又转,也没想出安慰杨束的话。
“皇上,要不,你就牺牲点”
“以您的英姿,定能叫萧漪乱了心神。”
“左边还是右边”杨束让许靖州选。
“皇上,都是一家人,你收着点力。”
许靖州指了指左边眼睛。
“再有下次,朕决不轻饶!”杨束怒吼,让许靖州滚。
牌九看着许靖州青紫的眼眶,吸了口凉气,这一定很疼!
许靖州抿着嘴角,袖子里的手紧捏成拳,微微颤抖。
他面无表情的越过牌九,径直出帝王宫。
“皇上,这怎么打脸上了”牌九进书房后,凑近杨束道。
“不打脸上,别人能看到”
“是不是狠了点,都紫了。”
杨束斜牌九,这会心疼许靖州了,拔刀的时候,那动作,跟提前练过一样。
“皇上,你手没伤着吧”牌九从怀里拿出药膏。
许靖州要在,得拿水泼牌九。
杨束揉眉心,“你说我崩了萧漪,旁人会怀疑到朕头上”
牌九想了想,实诚道:“萧漪身手极敏捷,又带着赤远卫,除非动长枪,不然别说要她的命,身都近不了。”
“一旦出事,傻子都知道是皇上干的。”
“行了,让朕静静。”杨束往后躺。
一闭眼,杨束脑子里就浮现被强的画面,几乎瞬间,他翻了起来。
“纸笔,拿纸笔!”杨束朝外喊。
儿子都生了,就不能安分的跟孩子爹过日子!跟他培养个什么玩意!
杨束上辈子都没干过接盘的事,这辈子就更不可能了!
……
“郡主,秦帝的急信。”薛阳把信递给萧漪。
萧漪单手抱住萧和,将信纸取出来。
几眼扫完,萧漪折了回去。
“秦帝说,会宁极危险,为了和儿的健康着想,建议我换个地方游玩。”
“给他回信,就说本郡主带了五百赤远卫,都是精锐,到时会住进帝王宫,帮他一起护卫,定不叫贼人活着离开。”
薛阳嘴巴动了动,“郡主,真要住帝王宫”
“不靠近点,怎么培养感情。”萧漪随口道。
“秦帝不会同意吧……”
“萧国和秦国都知道,杨束对我情根深种,住在一起,他怎么会不同意,高兴还来不及。”
薛阳眨了眨眼,“郡主,住你旁边,秦帝真能睡着”
“这不是我该操心的。”
萧漪捏着萧和的手往上抬了抬,眼底有柔情。
“郡主,秦帝会不会动杀心”
萧漪眼帘抬起,“秦国的武器确实强悍,能横推各国,但杨束明显不急切,稳的很。”
“薛阳,心放下去,我同你说过了,杨束意在萧国,杀了我,只会加大他拿下萧国的阻力。”
“在他宣扬倾慕我的时候,长枪就没法对我用了。”
“不急着赶路,找个城镇歇息。”
萧漪把萧和给奶娘,让她进马车。
……
吏部侍郎嘴上长满了泡,在门口堵住江山川。
“江大人,如何是好啊!”
长枪没能找回来就算了,萧漪还凑热闹!
“你问我,我问谁”江山川头疼不已。
他刚去看了许靖州,那眼眶黑的,江山川都开不了让他别怨的口。
“瞧见许刺史了”
从帝王宫回去后,许靖州就关了大门,谁也不见。
“闹心。”
江山川拨开吏部侍郎,抬脚往前。
“江大人,得有个人站出来了。”吏部侍郎追上去。
“你就挺好的。”江山川再次把人拨开。
“江大人!”
江山川停住脚步,看向吏部侍郎,“局势看不明白的时候,什么都别做。”
“一脚下去,可能就没了顶。”
“咱们的皇上,最讨厌臣子间拉帮结派。”
“别让我去午门送你。”江山川肃声开口。
吏部侍郎眼角抽动,“也不是逼迫啊,就劝劝,总不能这么由着”
“回去歇着吧,之前是没人劝”
“我们比忠国公脸更大”江山川进了门。
“江大人,萧漪那……”
“关上。”江山川吩咐门房,这种糟心事,就不能不在他面前讲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