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色小说 > 科幻小说 > 杨束陆韫 > 第590章 萧漪出发了

千里之外,丰荣郡,谢元锦睁开眼,揉了揉有些涨疼的脑袋,昨晚真是喝太多了。
扶着床,谢元锦站起身,要早知道裘家的姑娘这么豪气,他当时就该态度好些。
“啊!”
惊叫声从对面房间传出,把谢元锦吓的一哆嗦,鞋都掉了。
“他咋呼什么!”谢元锦骂骂咧咧,把鞋子穿好,大白天的,还能撞鬼!
拉开门,谢元锦就往外走。
“将军。”
亲卫正要敲门,见谢元锦出来,忙喊道。
“这次是什么状况”谢元锦随口问,对齐迢惊叫,已经见怪不怪了。
毕竟是看到蛇都能嚎的人。
亲卫嘴唇蠕动,有些支吾。
谢元锦皱眉,“到底是什么事”
亲卫闭上眼,“齐将军和裘家小姐睡一张床上了!”
谢元锦惊了,“他们怎么睡一起了!”
“这事……”谢元锦喉咙咽了咽,“能瞒住”
“将军,裘大小姐是裘家嫡系,发生这种事,裘家不可能不追究的。”
谢元锦扶住门框,对亲卫道:“多安排些人,日夜守着本将军。”
谢元锦没记错的话,睡对面房间的人本是他,只是他嫌弃床太软了,把齐迢赶了过去。
若裘嫣目标是他……
不管他怎么解释,靖阳侯都不会相信他是无意,只会觉得他怀恨在心,报复齐家。
那个老逼登,铁定又要打他。
裘嫣抱着被子,满脸的惊惶,怎么会是齐迢!
这房间里睡的,明明是谢元锦!
“你混蛋!”
裘嫣哭喊出声,拿枕头砸齐迢。
齐迢边穿衣边躲,一个劲摇头,“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
“我昨晚,我昨晚喝、喝多了。”
齐迢慌的不行,不敢看裘嫣,拔腿就往外跑。
看到谢元锦,齐迢扑过去抓住谢元锦的手,嘴巴动了半天,也没说出完整的话。
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和裘嫣睡在一起了!
“怎么办啊!”齐迢问谢元锦。
“没事的,裘姑娘相貌才情好,娶回家不吃亏。”谢元锦安慰他。
“她是杨束的人啊!”
齐迢哭腔都出来了,“我爹会打死我的!”
“你是独子,齐家还指着你传宗接代,别自己吓自己。”谢元锦继续安慰。
齐迢呜呜哭,他爹千叮咛万嘱咐,人可以不聪明,但跟杨束相关的东西,一定不能碰。
齐迢拍自己的脑袋,试图回想点昨晚的细节。
谢元锦默默移开视线,虽然不厚道,但好在房间里的不是他。
裘家有眼色,世家收拾了一个又一个,就是没裘家,还被杨束重用了。
秦国建国以来,裘家出了不少力。
这种情况,齐迢不想娶也得娶。
谢元锦给了亲卫一个眼色,让他把事情急信传去会宁。
……
“娘子,我赢了。”
浣荷院,杨束得意的扬起头。
陆韫轻笑,就要和杨束再来一局五子棋。
墨梅走进屋,看向杨束,“姑爷,牌九来了。”
杨束靠向陆韫,蹭她的颈窝,“一准又是礼部侍郎,他就见不得朕清闲。”
“早晚要把他发配回老家。”
陆韫整理杨束的领口,柔声道:“别忙的太晚。”
杨束在她唇上亲了下,“去去就回。”
“墨梅。”杨束把话本塞进墨梅怀里。
墨梅翻白眼,用得着她,就让她留屋里,用不着,恨不得把门上的缝隙全关死!
对杨束的背影挥了挥小拳头,墨梅一屁股坐在离陆韫最近的位置,小姐是她的了!
“这次又是谁求见”杨束瞥牌九。
他由着公孙绪污蔑臣子,又不上朝,急了的人一天天多起来。
这个跪完那个跪。
牌九摇头,贴近杨束的耳朵,“皇上,齐迢和裘嫣睡在了一处。”
杨束猛抬眸,他近期心思都在会宁和雍川,对谢元锦那边,关注的并不多。
裘嫣和齐迢,见都没见过,怎么睡一起去了!
“事情是这样的。”牌九讲述道:“裘姑娘怕嫁人后,就没了自由,想为秦国尽最后一份力。”
“她带了一半的嫁妆,跟在大军后面,每日送去五车肉,让将士们吃好。”
“因裘家写来信,让她回去,裘姑娘虽想再跟着大军,却反抗不了家族,在离开前,她约谢元锦、齐迢等人饮酒道别。”
“看在每日的肉上,谢元锦、齐迢赴约了,齐迢呢,喝多了,把送醒酒汤的裘姑娘……”牌九点到即止。
杨束瞅他,“你是裘嫣那边的”
牌九忙摇头,“皇上,这是流传出来的故事版本。”
杨束蹙了蹙眉,“裘家怎么瞄上齐迢的”
“密卫说,那房间原是谢元锦睡,他嫌床太软,跟齐迢换了。”
“合理了。”杨束抬起眼帘,“裘家看重利益,家族里的男女,婚姻是由不得自己的,必须能给家里带来益处。”
“谢元锦势头猛,将来定是重臣,裘家瞄上他,不奇怪。”
“只是谁也没想到,谢元锦会换房。”
“皇上,这事,怎么处理”牌九问道。
杨束摘下片叶子,在手指间翻转,“靖阳侯可不是谢太师,裘家占不到便宜。”
“这个女儿,是白搭了。”
牌九眨了眨眼,“皇上的意思,是要把裘嫣嫁给齐迢”
“睡都睡了,还传开了,裘家对秦国的贡献不小,舆论上,齐迢还是过错方,要不娶,逼死了裘嫣,齐迢再想往上,极难。”
“连带齐家,名声都得臭。”
“他们归降,百姓也只会觉得进来了一坨屎。”
“这个儿媳,靖阳侯不认也得认,谁让他儿子中招了。”
“情色之事,自古难澄清,就是找到证据,旁人先入为主,也不会相信裘家金贵的小姐,会下贱到献出自己清白的身子。”
“那么多车肉,难道是假”
“从库房挑幅字画,让靖阳侯想开点。”
“儿子娶媳妇,娶谁不是娶呢。”杨束站着说话不腰疼。
这事,他就适合和稀泥,一旦干涉进去,这两方就得结怨,极不利秦国发展。
娶裘嫣,严格来说,不委屈齐迢。
人家姑娘,还是有才有貌的。
唯一的缺点,大家族的子女,不会全心向夫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