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言下之意沈易则怎可能不明白,分明是在揭他伤疤,同时暗戳戳表示不满。
沈易则瞪了他一眼,"我马上给你丈母娘打电话,省得她到处打听场地的事儿,挺辛苦。”
秦川耸耸肩,“恐怕我丈母娘不会同意,而且我也不吃亏吧。”
说完转身离开,秦川这个态度,气得沈易则拿起笔砸了过去,“你这是吃定了呀?秦川,我小看你了,还是看错你了?狐狸尾巴终于要露出来。”
秦川抿唇从地上捡起笔,转身放在他桌上,“我们夫妻齐心而已。”
不待沈易则开口,手机又响了起来,秦川瞥到“老婆大人”四个字笑笑,“皇后娘娘电话,微臣告退!”
沈易则磨磨后槽牙,自己越来越没威严了,连秦川都开始这么说话,开他玩笑。
这会儿看到林溪的电话,不做他想快速接了起来,“喂,林总有何指示?”
嗓音温柔!
秦川走到门听得一身鸡皮疙瘩,稍稍回头看到某人笑意盈盈。
“沈易则,昕彤回来了,晚上一起吃饭吧?”
林溪轻快的声音,让他不由跟着轻松,愉悦之感弥漫心间。
“好啊!”
转念想到林嫣的事,沈易则有些纠结,“老婆,有件事得跟你说一下。”
林溪听他这么个语气知道不会是什么好事,语气沉了几分,“你说。”
“林嫣上午在宁城机场被陆琛和高朗拦了下来,那个孩子是卫晋廷的。”
林溪知道沈易则为什么纠结了,更为许昕彤感到不值。
“这事也瞒不住,昕彤早晚会知道。”
借着这个话题沈易则提醒林溪,市场部暂时不要动,等陆琛他们行动完之后再做考虑。
......
此时的高朗和陆琛正在接待室找林嫣问话。
“林小姐,你和卫晋廷是什么时候认识的,他制毒贩毒的事你是否知情?”
没有了叶伟在一旁,林嫣显然有些慌张,“我......我不知道,我跟他在酒吧认识,喝醉就有点乱。”
林嫣的轻描淡写,带着明显的应付。
高朗垂眸冷笑,“这是林姐隐私,我们不便多问。但有一点你应该能回答,你直播间一直有一个榜一大哥给大额打赏,你们之间有没有什么交易?这个人是不是卫晋廷?”
林嫣摇头,快速否认,“不是,我们之间没有交易,他就是单纯喜欢看我直播,当然目的很明显,不用我多说吧?”
陆琛白了她一眼,“就因为喜欢看你直播、想跟你交往,每个月一二十万给你打赏?林嫣,你自己信吗?”
林嫣低头扣着指甲,看不清她的情绪,只听她硬着头皮道:“我信。”
陆琛和高朗相视一眼,这是开始耍无赖了。
高朗没有再揪这个问题,转而问道:“林小姐跟叶伟是怎么认识的,他跟你是什么关系?”
林嫣低垂的头缓缓抬起,“他就是我请的保镖,我一个女人带个孩子,家里没有男人总归是不安全的。”